工作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 | 姚啸宇博士解读《瘟疫与人》

发布时间:2020/04/25浏览量:作者:



活动简介





2020年4月5日,管理学院第二期战“疫”向学线上读书会圆满结束。本次读书会有幸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姚啸宇博士主讲,由社科大管理学院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17级本科生陈若凡同学主持,导读书目为威廉·麦克尼尔的《瘟疫与人》。



读书会回顾






姚啸宇博士首先向同学们介绍了本书作者麦克尼尔,并解读了本书的意义与影响。在传统史学观念中,世界史只是西方历史的延伸,所谓的普遍历史并非客观世界史,而是体现启蒙观念的历史。本书则尝试为西方世界的兴起做注脚,不再面面俱到的考察人类社会各方面,而是以瘟疫为核心串联起人类文明的发展史。

姚啸宇博士强调,本书中尤为关键的一点,是作者所提出的“微寄生”与“巨寄生”之间的关系。微寄生,是病毒等对人类的寄生,它会削弱共同体活力,威胁人类生命。巨寄生,则是外来征服者、内部统治者对被征服者、被统治者的寄生。寄生是一种脆弱的平衡关系。无论是微寄生还是巨寄生,寄生者都会从宿主摄取养分以维持生存。其中一些手段激烈,如埃博拉病毒;另一些手段则较为温和,如形成温和稳定传染链的病毒以及有智慧的统治者有序稳定的榨取剩余价值。例如,强调儒法结合的汉代就是这种温和寄生的范例。湿热气候易于产生传染病,而处于湿热地带的印度则由于其种姓制度而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疫病大规模传染。而在西方,特别是地中海地区,大量增殖的人口为疫病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而在一定程度上,瘟疫为文明的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影响了文明发展进程。



在分析人类对抗瘟疫的历史中,姚啸宇博士指出,人类对抗瘟疫并非是束手无策的。在物质上看护疗养、医治病人,在精神上消除恐惧、慰藉痛苦,都是人类应对瘟疫的办法。而在应对瘟疫的过程中,不同文明、宗教的差异得以体现,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些宗教与文明的命运。雅典的瘟疫使得雅典道德秩序崩溃,埋下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失败的伏笔;而基督教则通过主动看护,使得群众对基督教好感增加,同时良好看护带来的生存率提高也被视为“神迹”的体现,因此基督教得以进一步传播。而蒙古帝国扩张所带来的瘟疫则既在经济上冲击了欧洲,也打击了以阿奎那理性哲学体系为核心的天主教信仰,为宗教改革奠定了基础。疫病摧毁了元朝,并成为欧洲人征服美洲的工具。只有文明社会才能为疫病传播提供温床。美洲大陆生态结构相对单一,生态多样性相当低,很难支持文明疾病特有的传染链,而原住民虽然有更强壮的体魄,但对旧大陆的疫病缺乏免疫力,因此原住民文明在欧洲的疫病攻击下被迅速摧毁。

在讲述过程中,姚啸宇博士注重联系现实,结合当前疫情为同学们进行分析。他指出,“群体免疫”是在古代人没有疫苗和现代检疫手段的情况下牺牲一部分人换取对疫病的免疫力,因此当前所谓的“群体免疫”只是一个话术,体现出英国已丧失一些基本的国家能力。在讲述军队在对抗传染病所发挥的作用中,姚博士联系当下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在本次疫情中的反应,对两者进行了对比分析。他强调,最终疫情考验的不是社会制度,而是治理能力。

最后,姚博士进行了总结。他强调,人类无法摆脱微寄生和巨寄生的相对关系。只要人还生活在自然中,层出不穷的传染病会伴随始终,并具有全球化趋势。姚博士提出了供同学们思考的问题:当前,西方在疫情面前一盘散沙,以邻为壑——为何西方始终无法统一?特朗普未有效发挥政府首脑的作用?麦克尼尔会如何针对当下疫情续写《瘟疫与人》?

在两个小时的学习、讨论、提问中,同学们收获颇丰。本次《瘟疫与人》读书会是管理学院系列线上活动的组成部分,此后将有更多活动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