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院要闻
  • 预告通知
  • 专家观点
  • 学术活动
  • 研究成果
  • 您的位置: 首页 > 专家观点 > 正文

    樊鹏:准确认识西方内部的复杂局面

    发布时间:2022-05-31 来源:环球时报 浏览次数:

    作者简介


    樊鹏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

    近日,俄罗斯总统府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一些西方国家正对俄罗斯进行一场“混合战争”,但对俄罗斯来说,只有美英才是“敌对国家”。联想到近日德法意等欧洲国家在能源禁运问题上对俄“暗送秋波”,欧洲拱火美国打造印太版的“北约”实施对华遏制,以及俄印、俄越关系的持续升温等现象,大有局面纷乱之感。理解这些复杂关系,是准确判断国际变局走势和中国战略处境的前提,对此需要丰富当下国际地缘政治关系的构想。

    第一,准确认识西方内部的复杂地缘政治格局。佩斯科夫提出英美二国彻底变成俄罗斯的“敌对国家”,潜台词为德法不是俄罗斯的“敌对国家”,在俄罗斯那里根本不存在所谓西方这个“敌对国家联盟”的群体概念。如果说俄罗斯的战略核武器进入战备状态,目标也只是针对英国美国。这表明俄罗斯对于法德被迫加入制裁,表示了某种忍让与理解。

    而在欧洲内部,德法唱了一出绝妙“双簧”,利用了欧盟内部颇为巧妙的各种民主决策机制,一次次杯葛了英美试图将战火引向欧洲本土的意图,遏制了东欧部分国家的幻想和野心,意大利等南欧国家更是在处理俄罗斯问题上保持了高度的独立与灵活。在某种意义上,俄罗斯同德法拥有比较一致的地缘政治利益,一系列现实恰恰反映了德法俄的交流深度与外交默契。

    第二,欧洲正在上演“指东打西”的战略图谋。当美国提出要升级“印太战略”,并加强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和对南亚的控制,德法反复向美国表示决心和忠心,称一定紧跟美国打造“亚洲版北约”,去亚洲维护所谓西方秩序及世界和平。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这一“祸水东引”的战略构想逐渐演化成为现实,德法会不会留在欧洲,借机实现一个自主的欧洲。就像苏东剧变前夕,德国的政治家抓住历史赋予的瞬间机遇,实现两德统一,从撒切尔以来的英国政治家对此无不如鲠在喉。

    从长历史视角看,对于德法而言,它们所主导的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大陆文明的团结和自主,是否远高于美英主导的现行“西方”秩序?在某种意义上,俄乌冲突可以被视为俄罗斯在代表德法驱逐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

    近期罗马天主教教皇和英国圣公会主教先后针对俄乌冲突作出演讲,不约而同把矛头指向美国,是否意味着美英主导的现行秩序或许只是一个极为短暂的历史片段。尽管美英善于运用历史叙述和外交话语塑造“西方”,甚至不惜以二战后的道德原罪绑架欧洲,试图牵着欧洲盟友的鼻子走,但是俄乌冲突开启后,各种貌合神离的分散决策与复杂诡异关系的重组,使美英所要的“团结”碎了一地。

    第三,美国或因缺乏深远战略构思致中美关系走向不确定性。对当今德法主导的欧洲来说,最担忧的潜在战略对手并非俄罗斯。在此意义上,当下地缘政治中的最大风险或许并不是俄乌冲突,而是美中对抗的意外和不确定性。

    如果美国意识不到俄罗斯同德法之间的暧昧关系,不能意识到中美冲突升级对欧洲、俄罗斯和中美共同战略利益的深远影响,考虑到美国国内暂时无法摆脱对华竞争遏制战略的混乱特征,不排除美国的外交决策可能走向极端化。近日俄罗斯针对“敌对国家”发出强烈信号后,英国、日本对俄罗斯的攻击开始降低音量,中国亦捕捉到其中蕴含的玄机,美国政客却表现出一头雾水。当前情势下,美国需要深远地构思,如果俄乌冲突之后欧洲的独立和崛起是不可阻挡的,那么美国在对付中国的时候,是否不应用力过猛。

    第四,中国需保持好战略稳健与灵活博弈能力。纵观当前国际形势,中国存在面临着双重的重大战略风险,既要考虑中美关系的走向,亦要考虑俄乌冲突对中国地缘战略环境的影响。

    至于欧洲,如果俄乌冲突继续下去,再叠加中美冲突的升级,那么欧洲将为其自主寻求机会,德国和日本也会为改变自己的特殊国家地位寻求机会。当前情势下,日本甚至也在决意要“赌一把”,在亚洲大搞“小圈子”,挑动阵营对立谋求扩军修宪,实现“自我松绑”。届时,俄罗斯的势力也将大概率重新回到亚洲,俄印关系和俄越关系的巩固更像是俄在东亚和南亚地区施加其作为欧亚强国影响力的历史再现。这些走势不管在多大程度上成为现实,将不仅深度改变中国的战略处境,对美国来说也必将付出实实在在的政治代价。

    综上,中国需要保持好自身的战略定力,同时要对局势发展保持好灵活自主的战略博弈能力,要对俄与欧洲各国以及印、越的关系变化有更加清晰准确的把握。对于中美来说,两国都要留意上述政治背景并将之作为可能变成现实的战略假想,不要留下历史遗憾。

    上一篇:杨发庭: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理论贡献

    下一篇:蒋敏娟:迈向数据驱动的政府:大数据时代的首席数据官——内涵、价值与推进策略